Hypochondriasis

There is a civilization in my brain

我好像命太背了
太好的东西我就觉得一定是得不到甚至看不到的
四巡在香港的时候
太远太忙又太贵
妈妈说
“以后你毕业了
有的是机会去看
甚至可以去韩国看”
可是我没想到
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你这么好
才华横溢
英俊帅气
话痨又敏感
光是想想就心疼
我一向见一个喜欢一个
可是没想到在SHINee这里停了九年
明年就是十年之约了
虽然叫嚷着蛋堡是本命
但是我每次都告诉别人你才是我最珍贵的那个
第一次听见你唱姐姐真漂亮时
瞬间就愣住了
声音实在是太好听太独特太沉醉了
不同于所有韩式唱法
当有人说起韩流
提到sm和SHINee
我就一定要安利你唱歌好听
所以今天的消息
还是我的朋友告诉我的
我当时浑身一疼
但却有种“终于吗…”的感觉
在听你的solo还有你写给其他人的歌时
我就隐约感觉到寂寞和孤独了
在看四种秀的时候我感觉到你累了还有些消沉
现在
我开始想
每次在舞台上哭有多少是委屈和无望呢?
每次自豪的提起蛋堡时语气中有多少是羡慕和向往呢?
写歌时是不是会不经意间向我们求救呢?
我真的好爱你
像对待一个男朋友一样爱你
现在你离开了
我再也找不到一个像你一样完美的男孩子
我看见一个浪漫主义者的灵魂向现实屈服
我看见理想主义者摔得粉身碎骨
我看见我的将来。
我每次都爱上有悲剧感的东西
剑走偏锋的事物
历经磨难仍然默默无闻的人
因为我也将是一个具有悲剧使命的人
这样说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
可是现实早已将未萌发的羽翼折损了。
金钟铉
下辈子我们还是向现实低头吧。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