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ochondriasis

There is a civilization in my brain

今天冷到蜷缩在冬大衣里

然后对自己说“吉尔菲艾斯,我好冷啊”

十分厌恶D大调卡农,任何版本的D大调卡农以至于差点因此厌恶钢琴

怎么能有这么Kitsch的曲子

在某种预感上,ky是我正在或者即将经历的天惠时刻




可能言过其实了,可如果迄今为止它还没有发生,那我的人生毫无意义



但凡活着总要有那么一刻命运是为你独奏的,是帕特洛克罗斯挺身站在阿波罗的面前,是Hero站在抢走小猫的人的门前。无论与半神和人类比起来哪有多么渺小,但在经历者的一生中都是至高无上的胜利,是属于我的英雄时刻。

       高达UC拯救了我eva以来的低落和自厌,整个世界都建立在逻辑之上啊,看见宪章的那一刻我真是被这个展开惊了,合法性的效力没想到这么大,难怪……巴纳吉也是会以别人的痛苦为痛苦的小天使,是身处政治纵横的现实世界的不动明,是理想主义者的集中体现。好在uc到底还是一个理想化的世界,即使有政治阴暗面有权力至上有极端主义但还是因为NT这种设定的存在而有光和热。他始终相信人和人之间存在着相互理解的可能存在和平共处的可能(不知怎么就想起来人类补完计划了)这种简单的信念和热情把他跟公主联系在了一起,而unicorn就是那破处心之壁让人们互相理解的载体,这是我爱unicorn的一点。 相比之下利迪少尉就显得有些可怜了,他是妄图破局又被束缚的人,是不能达到NT力量的普通人,说起来多像我们普通人,有多少可怜人因爱生恨又冠以合理的挡箭牌行恶事呢(又在不自量力)他算是“巴纳吉嘴炮赢法”成功实践的第一人了。他身上的真让高达uc落地接了些人气。其实真正最有力量最有魄力的是光彩夺目的两个女性,奥黛丽和玛丽妲,奥黛丽成熟的政治见解让人不生厌意的利用手段却又那么年轻的政治理想,有点想起汉娜阿伦特,玛丽妲才是那个带来真正和解的人,看得透活得明白。

        战争永远不会停止,宪法也会为利益同流合污,那些和平者所做的微小努力不过是通往既定灭绝道路上硌脚的小石子儿。即使百分之一的微小可能都要付命一搏,又是多么浪漫的事情,物种悲剧的美感可能来源于此,令神明动容也来源于此。

高达充满了不屈、坚定与希望恰恰eva充满了怀疑、混沌与迷惘

泽野弘之配高达跟银英是一样的风格,即使前路再杂草丛生扑朔迷离也有一颗启明星相伴左右指引前进


果真人一旦完蛋起来,都跟碇真嗣一个样

但其实相比碇真嗣,更像明日香,比她本事差的很,又极度渴求重视,揣着可笑的自尊。

———————————

不能逃避不能逃避不能逃避

大家都讨厌你也讨厌大家

大家都讨厌你也讨厌大家

———————————

坏了,全看完之后预感到自己渴望并且正在向美里的方向发展。

人怎么可能不会感到孤独绝望和愤怒呢,心有缺陷才是正常的人类,即便是有那么爱你的父母的人也会有着不足道出的难耐。我痛苦的沉湎其中又清醒的抽离出身,客观又主观的评论自己。只是补完和想象的无限种可能仅仅是给了自己短暂的平静和安慰

———————————

真正的救赎不仅仅是渚薰那样的光,还是给你在这个世界上一席之地的eva啊


没关系的,你们不愿做我的支柱,那我自己来


像我这样的垃圾,凭什么能有那么好的人来对待

就,什么时候,女人可以随心所欲的挺着啤酒肚顶着油兮兮又稀薄的头发,满脸横肉眉毛杂长,却可以在任何光明正大的场合堂而皇之的说着小黄话摸着漂亮小美人的腰,装正人君子。

我总为自己的各种行为感到反胃,当我自己都被自己做作虚伪的行径恶心到的时候,难道大家都不会有反应的吗?可是愈是小心翼翼,就愈是虚伪做作,真是刻进骨子里的谄媚底下。于是我更倾向于相信大家都是厌恶我的。即使那些尚认为我是真诚好人的,那不是他们的错,是我玩弄话术巧言令色使他们不足够看清,我又如何能心平气静的继续交往下去呢?

我想光明正大的露出恶臭嘴脸,于是我现在着急的给遇到的每个人剖析自我深刻反省痛定思痛的样子,想把最不堪的部分漏出来给大家看,但大家都好害怕的样子又好像急迫的希望我重新成为好的样子。很渴望有这么一个人,他是因为他的罪恶使我受到吸引,而我也是因为虚伪恶毒让他充满欲望。

我曾经想一直做人群中的小太阳,而现在,我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