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ochondriasis

There is a civilization in my brain

这个教室里的某些恶臭zhinan我可真是忍不了,长这么大第一次见,我省就是这种人恶心的。

现在才有毕业的实感,打开高德发现定位还在学校时,竟然有点想哭

人声嘈杂,不熟的同班男生笑着说,我觉得你肯定行。

这天早上,刚刚熟悉起来的她散发赤脚,急急忙忙从走廊那头张开双臂跑向我。

我如获至宝,点亮了整场告别时刻。

我很可恶的一点,就是乐于看到,那些温柔善良掏心掏肺的人,因为过于天真烂漫而遭受挫折和调笑,我装作对他们好的样子,拐弯抹角加油添醋,心里尤为快乐。曾有那么一两次,我就要被识破了,她们委屈疑虑又严肃的拒绝同我说下去,我只好暂时作罢,认真为她们分析讲道理。

我天性讨厌她们身上的单纯冲动、阳光开朗以及岁月静好的小清新面貌,但凡被缠着说话总多是在敷衍,只有聊起她们的私密与痛苦才能让我稍稍提起兴趣。我以蚕食别人的苦痛和秘密为生,以一片白纸的身份为她们提供安慰与建议时收割片刻快感。

我自私自利自负自大,真情剖白与泣血痛斥都不能令我共情,我只会为自己流鳄鱼泪。但过往的教导束缚我,道德感低廉却不能行道德低下之事。

春天里,越是向阳的娇花,我就越想羞辱,越想看它碾入泥泞里残破的美丽。

在结束的那一刻,我清楚地认识到,我将永不安宁、肤浅高攀

我总是轻而易举的爱上人们的某一面

因此也愿意祝愿我爱而不得的人们幸福美满、得偿所愿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残破不堪,能听到心脏跳动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引起空洞的躯干和胸腔共振。

我听见生活的底噪,是衰败配电室的风箱不断旋转哀鸣,嗡嗡嗡嗡嗡嗡嗡。


Subheim《Sundays》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sTL1BD 


Subheim真冷啊,冷到新歌已经两个月了,qq和虾米没有任何评论,网易云和豆瓣查无此曲。它是什么样子的音乐呢,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找它的同类。

一切循环往复不断攀升又暗潮涌动纤细变化的旋律都让我一击毙命。

我死了落泪了,也要沉浸在这样营造的无望的希望中

政治与宇宙往往最令人沉迷

前者让人类伟大而后者又让人类渺小